互联网2015:诸神退位与白银时代

友荐云推荐

若要对2015中国互联网做一个总结,那么“诸神退位”可能最恰当不过,从BAT,到小米、360、美团、点评,到去哪儿、唯品会、猎豹移动等。白银时代,也许就是经历2015后相当长时间的现实,不再性感,挤泡沫将贯穿始终。
如果要对2015年中国互联网行业做一个总结,那么“诸神退位”可能最恰当不过。毫无疑问,小米是你首先会想到的那家公司。在上一轮融资时,小米曾经宣布自己估值为450亿美元。不过最近人们已经意识到这个估值水分太多,比如彭博社在一篇文章中公开表示了这一点。
实际上,高估从一开始就存在,而不是现在才有的。
小米整个商业模式的关键,是用户必须对其产品产生强有力的依赖,否则其价值将大幅贬值,而依赖最终可能来自小米平台上的独家服务,但在平台上的独家服务形成气候之前,它需要其他的差异化来源,而增加一点中高端的品牌印象,就是目前最好的来源,否则,一旦由于竞争等因素导致低端产品货品化,而服务又尚幼小,整个商业逻辑就可能卡壳。
很不幸,担忧成为了现实:今年上半年,小米的手机销量3470万部,而同期华为的销量接近5000万部。即便保持上半年的速度,小米全年销量也可能只勉强达到其年度目标的下轨。而实际上包括TrendForce和野村证券在内的一些机构则看空小米全年业绩,其预计的小米全年销量可能连8000万部这一目标下轨都无法达到,收入则可能出现下滑,而同期华为的销量则可能会超过1亿部。
无论最后的数字如何,神话中的那个小米不再,似已是定局。尽管小米一直自称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但如果它无法使自己成为一家持续成功的手机或硬件公司——即便是其老师苹果,现在也已经开始受到怀疑——那将是无根之木。试图通过手机芯片等来建立产业链优势和已经拥有全球化优势的华为,更可能成功:
在一段时间以后,想象力开始让位于残酷的现实,小米未必就能轻易取得三星目前已经取得的成绩,和诺基亚曾经获得的成就——在电子消费领域,几乎还没有一家公司仅仅凭借各种诱人的故事和创新的营销手段,就能让用户长期驻留脚步,无论如何,你首先必须是一家性价比优秀的产品公司。
和小米一样遭遇神话褪色的创业或已IPO公司,还包括:
美团和大众点评。这两个O2O领域排名前两位的神话,迫于资本和竞争压力,不久前已经合并,尽管最近传出新公司可能很快以150亿美元的估值融到30亿美元,但新公司已经为投资机构控制,未来有陷入管理层、资本、腾讯等多方内耗的风险,而且行业竞争并没有因此减少。
唯品会。“一家只做特卖的网站”的唯品会,被认为是比京东更会赚钱的B2C网站,市值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在100亿美元以上,不久前因为财报不达预期,其股价一天就跌掉了27%,这暗示其面对的巨大脆弱性。目前虽然已经有所反弹,但11月份以来的跌幅仍然接近30%。
决定一家互联网公司价值的,是其构建未来行业地位的能力,而非当前赚了多少钱。尽管唯品会的净利是京东好几倍,但它的未来地位仍不明确:高毛利率的优势不可持续,供应商大规模去库存化迟早结束,三四线城市竞争加剧,“小镇青年”口味随时会变。
猎豹移动。4月份该公司股价在短短一个多月上涨将近一倍,市值一度突破50亿美元。
几个月前猎豹已经以商誉和专利侵权等对APUS发起了诉讼,如果最终判决不利于猎豹,就可能激励更多的创业者模仿……如果猎豹无法在捍卫自己行业地位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方面给投资者提供足够信服的证明,就很可能会止步于50亿美元这个门槛——很多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最终都因为无法建立足够强劲的商业基础,而止步于这一点。
去哪儿。在线旅行行业雄心勃勃的挑战者去哪儿,凭借在互联网端的优势,其增长比市场老大携程快得多,而且在该公司调整策略布局线下后,很有机会在不久的将来与携程一决高下。但10月份两家公司突然宣布合并,同样是在资本方的安排下。
优酷。在线视频创业的标杆公司,即便之前收购了另一家重要视频网站土豆网,也未能使其摆脱最终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的命运。
奇虎360。尽管股价相比谷底已经出现较大反弹——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受到溢价私有化的拉动——过去一年其神话的褪色进一步被确认。
滴滴快的。这两家互联网出行行业的创业明星,和美团点评一样在资本的压力下走在了一起。在最新的一轮融资中,据说新公司的估值已经达到165亿美元。
到目前为止,滴滴快的似乎正朝着重新登上神坛的方向走去,而美团点评则仍没有呈现出这样的趋势。这是因为两家公司的商业模式存在本质不同:对滴滴快的而言,政策壁垒同时也将新对手拦在外面,车主可线上开发和自助服务,免去了美团点评庞大的线下团队(相当于固定成本),最大的日常营销开支是补贴,但属于可变成本,可根据竞争状况自主调节,最重要的是滴滴快的的模式能够形成先发和规模优势,而美团点评却很难。
至于为何如此多的神话同时褪色,则可以有多种解释:
资本市场收紧固然是直接的导火索和推动者——越是在这种时候,那些缺乏自我造血能力、而且短期看不到好转的公司就越可能成为牺牲者,滴滴快的、美团点评、优酷土豆都属于这种情况。
过度讲故事也往往使一家创业公司陷于被动,从而从神坛跌落——那里本来就不属于它,这种行为通常会为资本、行业、用户提供超出其能力之外的预期。比如小米。
而如果一家公司的成功建立在一些不可持续的条件上,而公司又不能利用这些条件创造的机会快速建立起适应一般条件的能力,也可能会遇到麻烦。比如小米和唯品会。
无论你现在做得多么好,规模有多大,如果用户转移成本太低,或者你的入口不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么也可能有朝一日面临挑战——至少是增加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通常是公司价值的大敌。猎豹移动就属于这种情况。
最后,几乎是老生常谈,BAT因素在大部分案例中都发挥着作用。不错,BAT在过去的一年各自都遇到了不同挑战,概括说来——
阿里巴巴面对京东的冲击,和电商市场增长放缓的压力,腾讯面临着在游戏增长放缓、转向广告引擎时如何弥补技术短板的问题,而百度则面对如何借助O2O重新证明自己的考验。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压力,让BAT变得比过去更有进取性和进攻性。
归根结底,由于缺乏一个市场广泛接受的、有法律约束力的连接权开放和公平使用规则,任何公司(包括BAT)要想做通连接的生意,要么自己控制这些能力和资源,要么加入某一阵营以享受不完全的连接权。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导致全社会的重复投资,但对于三家公司的战略安全却是必需的。
这种现实和战略选择,将对中国互联网的未来产生深远影响:试图颠覆BAT将变得更难,它们已经控制了整个中国的互联网江湖。而从长远看,三家公司将重构中国的经济版图,可能谁也无法完全“消灭”对方,但各自的连接效率和整个生态的生产率,将决定其能在未来中国经济中占据的比例。
白银时代,也许就是经历2015年诸神退位后,中国互联网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现实。最初那些完全建立在互联网上的红利接近消耗殆尽,就像BAT在搜索、电商和社交这三大传统领域正经历的,而新的机会主要存在于互联网在各行各业的渗透,这意味着你必须同那些行业已经存在的生产者展开生产率的竞争,这将变得不再性感,挤泡沫将贯穿始终。

友荐云推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